《麻油叶?不乐意!》四周年跨年玩乐会

上一个:

下一个:

梦花园·暖心2016新年轻音乐会

        “我们明年见!我们是麻!油!叶!”——伴随这句响彻北京工体馆的呐喊,“麻油叶?不乐意!”四周年跨年玩乐会在全场5000位乐迷的齐声欢呼中“玩美”落幕。



        2015年最后一晚,麻油叶不仅完成了成立四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周年专场,还将前所未有的舞台表现形式和现场气氛带入工体馆,以“玩”、“乐”(yue)、“会”三位一体的方式,无比真切地呈现了新一代青年的生活方式和精神面貌。“麻油叶?不乐意!”必将是中国独立音乐史上最值得铭记的现场之一。


“玩”:擦除舞台和生活的界线

        从开场时马頔那句“欢迎来我们家”开始,“玩”的氛围便一以贯之。以宋冬野的旧宅为蓝本,麻油叶曾经的“秘密据点”被精心还原至舞台,封闭的三色空间首次向所有乐迷敞开,他们的日常也自然延伸到每个人眼前。



       整场演出,麻油叶的兄弟们从未离开过舞台,在灯光的巧妙调度之下,他们轻松地穿梭在台前的表演和环绕舞台的生活场景中,两边人马时不时还要来一次亲密互动。


“史上最强男团”开场亮相,合唱丢火车乐队《茶底世界》

        贰佰和崔跃文会从舞台右侧的大沙发上起身接替丢火车的演出,唱完再回来接着神侃;尧十三会伴着冲马桶的声音走出舞台左侧的“洗手间”,宋冬野则会突然钻出被窝来个“大变活人”;而马頔更是系着围裙端着红烧肉,从舞台背屏播放的视频里走向台前的麦克风。


大沙发上先歇会儿,兄弟们加油!

        演出和生活的界线被擦除,“后台”的概念也被彻底取消,这样前无古人的玩儿法,想必也只有麻油叶可以做到。


马老板做的红烧肉

        即便在表演中,也没有人比他们更会玩儿。

        当马頔突然叼着一支玫瑰走向贰佰,谁能想到他们竟把一首苦涩的《玫瑰》玩成了婀娜的《玫瑰玫瑰我爱你》?



        而当十三、冬野和贰佰用假声为《傲寒》伴唱,一句柔情万端的“我们结婚”又令马老板忍俊不禁险些笑场,可后排三人却还在“不怀好意”地即兴表演着哑剧。



        冬野即兴改歌词的拿手好戏更臻于化境,“会陪你睡到天亮”的那个人变成了马頔,“随青春一笑了之”的“牛×”也被诙谐打码,令全场捧腹。


“乐”:好音乐,像足球一样玩出来

        巴西足球是玩儿出来的,麻油叶的音乐也是玩儿出来的,“玩儿”意味着不灭的热情和随性的心态,而非不努力不专注。所以贰佰和崔跃文并非“型男”和麻油叶“颜值担当”那么简单,宋冬野也不只会弹吉他——当他在丢火车的《卡尔加里路》中吹响小号时,台下的小伙伴们全都惊呆了!



        尧十三不仅样样乐器得心应手,还为《旧情人,我是时间的新欢》制作了VJ视频,单机位长镜头下的孤远意境深得文艺片神韵。马頔的中国大鼓打得更是稳健精准,声声入心,令《安和桥》情感强度再升一级。



        麻油叶音乐的传唱度在近年来的民谣乐坛可谓无出其右,当所有经典曲目一一奉上,大饱耳福已不足以形容。


        从丢火车的《茶底世界》到贰佰的《阿拉善》、崔跃文的《夸河套》,再到十三、马頔和冬野的多首Great Hits,庞大乐队阵容加上兄弟间你来我往的合声,令整场演出的气势一路上扬,全场合唱始终未停,许多歌甚至前奏刚一响起,便引来全场尖叫。宋冬野的最后一曲《安和桥》,以从未有过的浓烈情绪和宏大编配掀翻全场,将现场气氛推至顶点。


“会”:狂欢聚会与历史性相会

        这是麻油叶和乐迷的第四次跨年狂欢聚会,也是麻油叶成员在工体馆舞台上的历史性相会。演出的最后一个环节,所有成员放下吉他拿起话筒,化身“史上最强男团”,引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“麻油叶传唱经典大串烧”。



        金属版《董小姐》黑嗓与死嗓同飙,摇滚版《南山南》让十三哥甩掉了眼镜,台下大合唱澎湃汹涌,台上的兄弟们肩搭着肩跳起踢脚舞。所有人都唱嗨了,玩儿嗨了,诺大的工体馆反而比以往的Livehouse更让人尽兴,在中国独立音乐向大场地进发的征程中,还从未有谁可以把这里变成一个数千人狂欢的超级大Party!



写在最后

        作为麻油叶签约摩登天空后的首次集体亮相,此次摩登天空联合加一厂和北京天韵东方演出有限公司,为麻油叶提供了一个更加专业和全面的展示平台。



麻油叶,2016见!

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